• <video id="9lln3"><mark id="9lln3"></mark></video>
    <progress id="9lln3"><p id="9lln3"></p></progress>
    1. <source id="9lln3"></source>
      <b id="9lln3"><address id="9lln3"></address></b>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頭條新聞
      華為之后,美國終于對臺積電動手了
      發布時間:2021-10-11 15:40   發布者:admin

      華為之后,美國終于對臺積電動手了


      1633937857467018.jpg


          9月,美商務部以芯片短缺為由,要求臺積電、三星、sk海力士等制造商提供包含客戶名單、庫存狀態及未來生產計劃等商業機密。

          看到這則震撼業界的消息,大眾方才明白前幾日四方會談領導人談出的半導體共識是什么。


      1633937901167965.jpg

      美日印澳“四方會談”領導人合照

      美日印澳共同呼吁建立安全的半導體供應鏈,并發起一項聯合計劃,以繪制產能圖、識別漏洞并加強半導體及其重要組件的供應鏈安全。而美方索要的商業機密,正是推動這一計劃實行的要件。

      美商務部要求上述廠商限期45天內交件,否則,哼哼,工具箱里有的是工具。臺灣聞訊,輿論嘩然,在野黨要求執政黨給個說法,執政黨則回以“并非強制,而是自愿性提供”。好傻好天真的阿q辭令又引發一片嘩然——世上安有“限期45天的自愿”?

      有臺灣專家指出,芯片短缺只是借口,索討半導體制造商的商業機密,是針對大陸而來,目的是為了斷絕高階芯片流向大陸。這話不能說錯,但未免有點廢話,說了等于沒說。

      民主伙伴的芯片,或中國臺灣的芯片

      正確地說,這是針對臺積電而來,也可說是針對“中國臺灣”而來,因為全球芯片供應過度集中于臺灣產業鏈,而此產業鏈過于接近中國大陸。

      四方領導人指天畫地的真意是,想實現具有韌性的供應鏈,就得解決“中國臺灣”的半導體產業鏈問題,其核心就是臺積電,至于三星等廠商,只是陪榜。

      對兩岸以外的各方而言,臺積電就是“最大漏洞”,得其商業機密,才繪制得出分散風險的路線圖,也才談得上供應鏈安全。

      臺灣執政黨的反應,充分說明了其被瞞在鼓里的實態。即便今年臺美開了多次主題為供應鏈韌性的會議,在半導體產業鏈這部分,美方現在也不演了,不是合作,而是想“落肚為安”。

      從美國的角度來看,這很合理,我如果是拜登,就會想辦法拆解臺灣的半導體產業鏈,削弱臺積電,同時回補英特爾,如此才能實現所謂的“供應鏈韌性”,解決臺積電“離中國大陸太近”的難題,并壯大美國供應鏈。

      今天要客戶資料得逞,明天就會要技術資料,將這些機密注射到英特爾體內,直到華爾街放心押寶自己人為止。

      臺灣出口對大陸的高依賴度,民進黨辯稱“是大陸需要臺灣(的電子零件)”,這概念坐實了各方將芯片產業鏈過度集中的問題,理解成“中國臺灣”的問題。

      英特爾ceo批評美國給臺積電太多補貼,而其最重要的資產——人員與專利——卻留在臺灣。這話若再講直白點,即臺積電是“中國臺灣”的企業,遲早完全是“中企”,而美國正在資敵。

      “拜登政府拿到臺積電機密,不會分享給相關美企!”民進黨正在講這笑話。大家都還記憶猶新,特朗普想一口吃掉抖音,美企可不是反對,而是搶標。

      蔡英文現在常稱“矽盾”保護臺灣,在美國人聽起來格外刺耳,因為對你而言是盾,對我是風險。

      全球最先進制程芯片產量92%集中于臺積電一家企業,各大經濟體只覺得不寒而栗,與其說那是“民主伙伴的芯片”,不如說是“中國臺灣的芯片”,而選項只有兩個:保護臺灣,或吃掉臺積電。

      顯然,后者比較容易。

      四方還是一方?

      在美國大力補貼,企圖于本土重建完整芯片產業鏈的當下,其實并無余裕思考如何實現“四方分工”等一切空泛的合作倡議,其真實目的是確保其他三方的資源得以協助美國在本土建立完整生態,絕不樂見此生態出現在美國以外的經濟體。原因很簡單,芯片制造產業的利潤并不高,沒有達到一定的全球占比就活不下去,獨立生態鏈的數量越少越好。

      日、印、澳相信美國的花言巧語嗎?

      莫里森政府檔次過低我不確定,但日本與印度基本不信,兩國積極與臺積電洽商在本地的建廠可能,也已做了最壞打算,謀劃沒有臺積電的自主路徑,并以中國大陸作為參考對象,急欲構建屬于自己的完整生態鏈。

      現在大眾都已知曉,從研制的角度來看,芯片是急也沒用的產業,至少在邏輯芯片的部分是如此,彎道超車的機會是發展化合物芯片,但臺積電、三星在此領域也沒閑著,因此也不容易。

      在各方自有盤算的狀態下,所有急就章似的合作倡議,都只是效能低下的蹉跎,最終就是止于倡議。

      在四方強調供應鏈韌性的水面下,美國對半導體行業的高額補貼使日本大感威脅。根據今年日本經濟產業省的評估,以目前各國的投入來看,日本僅10%的芯片制造份額,將于2030 年歸零。

      美國吸引芯片產業鏈到本土的作為,不是只有韓國和中國臺灣地區受到影響,日本供應商,包含光刻膠廠商、生產機械制造商、功率半導體制造商等,也會遭到磁吸,逐漸面臨產業空洞化危機。因此,日本急需臺積電這樣的產業鏈核心進駐,以避免日企外移。

      有鑒于日本汽車工業與美國一樣是就業大宗產業,而半導體行業已迅速支配了汽車工業的運作,影響就業率;此外,未來的主要科技產業都需要半導體,桃太郎還想成為亞洲數據中心,不難想見日本的焦慮,以及其對美國砸大錢重振芯片制造業的警戒。

      同樣的焦慮也出現在汽車工業大國印度。

      臺灣地區和印度的半導體合作已經談了超過二十年,反覆性不了了之,主因在于印度政策的不穩定性與決心不足,因此成本規模巨大的芯片制造業難以落地,但芯片設計業卻蓬勃發展(主要是外商),頭大身體小的現象比美國更嚴重。

      直到也生產汽車的塔塔集團坐不住了,近期終于宣布要自行建構芯片制造部門,看其企圖應是想仿造三星模式。不過,除了錢,在此領域幾乎一無所有的塔塔,也只能從頭做起,與臺灣的合作也僅止于教育人才的層面。

      即便在今年的半導體產業合作會議里,臺方仍在解說產業結構,而印方還在談愿景與基本需求,由此可見,印度的決心雖然已被激發,但政策力度與產業基礎仍遠不能與美國相比。

      簡言之,與其說是四方的供應鏈重組,不如說是一方的供應鏈重建,美國將日印澳當備胎,而備胎并不想當備胎。

      臺積電危機四伏

      在可見的未來,臺灣芯片產業無論是企業還是市場占有,遭到各方蠶食是免不了的趨勢。根據國際半導體協會(semi)的統計,未來兩年,全球將新增29座晶圓廠,這些新廠總產值大約就是目前臺積電(市占率55.6%)的總產值,需求在兩年后若無足夠增速,就會有芯片大廠開始承受巨額虧損,因此臺積電對于在兩岸與美國之外的地方擴廠,十分謹慎。

      日本已有分析指出,全球存儲芯片供應可能會在2022年上半年超過需求,從而導致跌價,因此產業界對于目前因短缺而造成的榮景,態度相對保守,不似各國政府在戰略層面上的焦慮與急躁。

      29座新廠的地理分布,兩岸各自將建8座,美洲6座,歐洲與中東3座,日本2座,韓國1座。以跨洲的角度來看,產能仍集中于東亞;以風險的角度來看,美國破壞既有的分工模式,并引發各大經濟體紛紛建廠,才是業界最頭疼的問題;以消費者與供需的角度來看,相關商品價格恐將持續走升;以政治的角度來看,想自主,挖臺灣芯片產業墻角方為捷徑。

      無論從哪種角度來看,臺積電都面臨危機,被美方要求交出客戶機密,不過是前菜,想當然爾,后續還會被索要技術機密。只要臺積電一日無法在制程上“脫美”,危機就一日高過一日。

      東亞芯片業者對美國半導體制造業的重建,基本持保留態度。除了黨爭所導致的政策遲滯,還有英特爾等美企的虎視眈眈,今天的美國早已不是夢想之地,而是風險所在。這個高舉自由主義的商業帝國,正在以反自由主義的粗暴方式挽回自信。

      中國大陸已啟動全自主的半導體戰略,欲筑建銅墻鐵壁,美國或所謂四方還能下毒手之處,就是“中國臺灣”的臺積電。

      因此,繼華為之后,改撕中國臺灣的臺積電,看似意外,實則意料之中。


      免费黄片A级毛片观看